2021-03-15 19:05:27 來源:順豐 責任編輯:湯立斌
核心提示:幾年之後,大概不會有人記得這裏曾有過一間理髮店吧,曾有一個小孩在這裏度過許多個不安的下午。

順豐3月15日報道 (文/陳冠豪)

從小,我就覺得剪頭髮真是一件折磨人的事。

對一個精力旺盛的小孩子來説,坐在理髮椅上半小時動也不動,還得將剪髮巾勒在脖子上,並忍受不斷掉落在臉上的頭髮……每一分鐘都是煎熬。

在理髮師一刀一刀落下時,我只能想着最近開心的事,像是迪士尼頻道的卡通片、《哆啦A夢》漫畫,還有下午麪包店剛出爐、撒滿糖粒的甜甜圈。

終於,理髮師拿起小刀準備修整鬢角和後頸的雜毛,為此次理髮畫下完美句點,我也好不容易可以鬆一口氣,逃離這個壓迫的情境與空間。

以前母親常帶我去的,是一間位於台南鐵路圍籬邊的理髮店。聽到母親預告要出門剪頭髮的那一刻,心情便一下子跌到谷底,盯着時鐘希望指針能走慢一些。拖拖拉拉直到坐上摩托車,心中仍祈禱着理髮店今日公休,但理髮店從未實現我微小的願望。

長大後,一個月剪一次頭髮的習慣保留了下來,但對剪髮的反感並沒有隨着年齡而消退,每次都拖到最後一刻。曾想過乾脆幾個月再剪一次,偏偏那深植的身體記憶,只要超過一個月,便覺得頭上三千煩惱絲開始恣意亂翹,頭皮也發癢起來。因此,每到了月初,還是乖乖上理髮店報到。

我某次因為想根除鼻子長年流鼻水的毛病,赴醫院開刀。躺在病牀上被護理師推往手術室的途中,看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一盞一盞後退,我竟想起剪頭髮的經歷,想起那民宅中窄仄的理髮店,以及坐在一旁等待着的母親。一種相似的不安湧現,那種面對命運只能束手就擒的無力感。我閉上眼睛,努力地想着快樂的回憶,好像那能稀釋掉些許不安,就像以前一樣。

後來,手術順利結束,身體也康復了,我仍繼續每個月上理髮店剪頭髮。

如今,鐵路兩旁因地下化而成了巨大的工地,緊鄰鐵路的理髮店也已拆除。幾年之後,大概不會有人記得這裏曾有過一間理髮店吧,曾有一個小孩在這裏度過許多個不安的下午。所幸如今他也長大了,雖然還是無法喜歡剪頭髮,不過已經學會面對人生中許多其他不同的難題。(選自3月3日台灣《聯合報》,原題為《剪頭髮》)

凡註明“來源:順豐”的所有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